485、厮杀

加入书签
南方的崇山峻岭之上,遮天蔽日的青山号空中要塞,正缓缓飞行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数百名士兵穿行在山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千架无人机战斗群穿梭于地面,矩阵式的搜索着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嗡鸣的无人机战斗群,像是密密麻麻的硕大杀人蜂,正处于完全疯狂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当一批无人机能耗接近极限,便会飞回青山号舱体下方,进入充能休眠状态,然后又有另一批蜂巢仓口打开,释放出第二批无人机集群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长青违背了搜索原则,将搜索范围一再扩大,但是仍旧没有找到庆尘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6小时后,终于有无人机在北方发现了两处异常。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处异常,无人机发现北方山谷外有一头霸王蝾螈的尸体,这里发生了激烈的战斗,但并未见任何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处异常,在相隔五公里的山谷里,凌乱的野兽尸体散落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有人类活动迹象,似乎有一群人在这里扎营数日,然后在不久前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长青认为,能控制霸王蝾螈的人一定是神代云合无疑,但她想不到是谁在这里和神代云合发生了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现场各种迹象表明,神代云合并未死亡,因为那里并没有出现大量人类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的山谷,或许是庆尘逃生的迹象,但目前看来他被另一拨人截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批人是神代的话,那么庆尘很可能已经被带往北方的秘密军事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长青若有所思的交代下去,她申请用李氏卫星调集附近的所有卫星拍摄图,结果发现,竟然在6小时之前,就有一艘甲级浮空飞艇在北方20公里的地方起飞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十九在一旁看了李长青一眼:“老板,我们现在追上去已经来不及了,太晚了。再往北就是神代的军区了,他们巴不得您闯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不想救庆尘,而是他很清楚,相比于庆尘,神代更乐意直接击杀自己身旁的这位老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长青平静的站在青山号驾驶室内,站在巨大的透明防护罩前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十九有点急了:“老板,青山号上还有数千名士兵,您不能冲动啊。您给我一支精锐,我来带着他们渗透到后方去,他们关押庆尘的军事基地,必然是庆牧之前所在的那个。我带人去救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老十九很清楚,那个军事基地位于北方苦寒之地,想要抵达那里,就必须纵穿整个神代地盘,靠他是救不了庆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没关系,只要李长青不舍身冒险,他可以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长青忽然摇摇头:“收拢部队返航,要想其他办法了。你不用去送死,想要救庆尘得找其他人。放心,有些人知道庆尘已经被带往北方,会比我更加疯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据李长青所知,那个人此时就在北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十九顿时松了口气,他也不想去送死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负责收拢部队返回空中要塞的指挥官突然皱起眉头:“长官,有一名士兵在地表负责搜索时,失踪了。我这边刚刚锁定他的位置,但无人机群赶到时,他发现自己已经逃不掉,便立刻跳崖自杀了……我怀疑,他自杀前已经向外界传递了这里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距离抵达A02基地,还有6小时空中航行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坐在角落里观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甲级浮空飞艇里21名基因战士,每一名携带着配枪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力也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伤势恢复的很快,虽然距离全盛时期很遥远,但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肌肉重新生长时,那种奇怪的痒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觉醒给他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原本的设想,庆尘觉得自己消耗体内潜力,可能觉醒能力的等级也就是D级或者E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在刘德柱身上见过C级觉醒能力的威力,而他掌控雷霆的最初,并不比刘德柱差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以修行消耗掉潜力后,余下的潜力依然足够他充分觉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某一刻觉得,当自己恢复全盛时,恐怕身体素质会比之前更强大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寻常人修行时,身体素质会更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觉醒时,身体素质也会更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自己这修行与觉醒的状态同时存在着,可能直接让他的身体素质突破C级的上限,毕竟他之前已经处在C级与B级的临界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算是晋升B级吗?严格意义上应该不算,但他全盛时期应该是有B级的身体素质了,起码是B级初期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他全盛时期起码有机会躲避枪械的弹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时间太仓促,对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桥长官,先喝杯热水,上面让我们给你注射定位器,也就是需要再去跟其他情报人员核实一下,看是否与您的口径一致,”一名飞艇上的基因战士殷勤说道:“估计用不了多久,就会给您解除掉微型炸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平静的接过水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,追杀神代云合等人的援兵一定很多,那里面很难避免有间谍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对方将‘夺舍失败’的消息传递到神代,那他就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他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高强度战斗,而这浮空飞艇里,21名基因战士外加21支枪械,这不是他能应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叹息一声靠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行,在浮空飞艇抵达A02之前,他必须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没有意义,也必须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束手就擒不是庆尘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名基因战士看向庆尘:“高桥长官,我们这次为了接应您和神代云合长官,在荒野上停留了很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看向船舱里的人,他看向驾驶室里的基因战士们,淡定说道:“大家放心,如果没有你们接应我,我也没法安全返回家族。等回到北方,我一定不会亏待各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庆尘的语气里,俨然一副上位者报恩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众人听的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代内部等级森严,又暗中推行‘种姓制度’,高桥东树是‘高种姓’,在北方仅次于神代这个姓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高桥东树又成功夺舍了庆尘,眼瞅着就要飞黄腾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桥东树虽然实力级别低,只是个E级基因战士,但‘庆尘’这具身体级别高啊,据说已经C级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高桥东树现在还只是个普通士官,回去几个月内就能升到少校,成为上校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神代为了恶心庆氏,给高桥东树一个少将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当庆尘说完,立马就有人凑过来说道:“高桥长官,咱们当初是训练营同期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点点头:“会的,对了,浮空飞艇上有通讯设备吗,我想给家人打一个电话,报个平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要先与外界取得联系,联系壹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此时此刻在这浮空飞艇上,联系谁都不如联系壹好使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对方提供的是付费服务,而且收了钱以后也会很快被骗走,但人家是真的给办事啊!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基因战士为难道:“高桥长官,您当初在训练营不是空军科目吧。A02基地的甲级浮空飞艇上是不允许私自携带通讯设备的,而且这浮空飞艇与A02基地,都使用着独立的军事卫星,采取物理隔绝的沙盒网络,防止黑客入侵。我知道你劫后余生很想给家人打电话,但咱们这飞艇上确实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平静的点点头:“明白了,我之前在训练营是在情报科,没有摸过浮空飞艇,也不清楚飞艇的网络情况,没法跟外界取得联系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经历了高桥的一生,所以这里并不存在什么漏洞,因为分属不同的作战序列,高桥东树是真的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在心里已经骂起来了,联系不到壹的话,他就只能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继续若无其事的问道:“对了,咱们这浮空飞艇上有高手保驾护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名基因战士相视一眼:“高桥长官不用担心,咱们舰长可是C级中的高手,本来神代云合长官应该也登上浮空飞艇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舰长说道:“浮空飞艇在空域中,舰仓内的高手也没有用武之地,如果有追兵的话,甲级浮空飞艇自身搭载的主火力武器比什么高手都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庆尘起身走到驾驶位:“我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特别羡慕你们这些人的体质,可以被选拔进空中作战序列,能教教我怎么驾驶浮空飞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没多想,基因战士都有一个当空军的梦,福利待遇更高,也更安全、更安逸,‘高桥东树’羡慕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驾驶员看了一样舰长,舰长微微点头,于是驾驶员赶紧起身,笑着说道:“高桥长官坐在这里体验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若无其事的坐在驾驶位上,看着面前错综复杂的液晶控制器:“这怎么操控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驾驶员笑道:“现在A02基地已经给飞艇锁定在自动巡航状态了,抵达A02以前,咱们内部是无法操控的。高桥长官你坐在这里体验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愕然的看着驾驶员,这特么没法改变航线,那你让我体验个鬼啊,就坐在这里看看风景吗?

        舰长也说道:“为了避免护送任务出现什么问题,我们所有人在抵达A02基地前,都必须待在驾驶室中,动力仓、主火力仓也全都关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基因战士走到庆尘身边:“高桥东树长官,您身上有伤,要不我送您回舰仓里再休息一会儿吧,睡一觉就抵达基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舰长说道:“嗯,可以睡我的舰长室,给高桥东树长官换一床新的被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语之中,亲近之意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叹息一声站起身来,跟着基因战士往驾驶室后面的舰仓走去,或许舰长室里有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刚刚通过舰桥、抵达舰长室的时候,前方的基因战士竟然继续向舰仓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疑惑道:“这不是已经到舰长室了吗?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却见那名基因战士骤然从腰间掏出一柄手枪来,转身朝着庆尘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枪声在舰仓内格外宏亮,震的所有人耳膜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庆尘如今的反应速度已经远超想象,就在基因战士拔枪的一瞬间,他便已经闪身向左侧躲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名开枪的基因战士一边逼退庆尘,一边继续朝舰仓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抬头看了一眼,愕然发现那里有一扇门,竟写着“动力仓”!

        他很快便反应过来,这基因战士假称带自己前往舰长室,实则是想找借口前往动力仓,毁掉这艘浮空飞艇的动力系统,制造‘坠机’事件!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心念电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    什么人才会在这种时候想要毁掉自己乘坐的浮空飞艇?!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庆氏的情报人员才会这么做!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明白了:

        这应该是一位庆氏的情报人员,对方在得知庆尘已经被高桥东树夺舍之后,在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的情况下,立马决定出手击毙‘高桥东树’,以免‘高桥东树’顶着庆尘的面孔羞辱庆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现在只有庆氏情报人员,才有理由冒死杀‘高桥东树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或许就是庆氏情报人员的荣誉感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不知道庆尘并没有夺舍,而庆尘也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关键是,他虽然不想抵达A02秘密军事基地,但他也不能让这浮空飞艇坠机啊!

        却见庆尘踉跄着追上了那名基因战士,一下子将对方扑倒在地,缴了对方的枪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庆尘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基因战士被压制着动弹不得,他眼见自己已经失败,便狞声冷笑道:“你这种北方的臭虫想要假扮庆尘长官来羞辱庆氏,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一拳捶中庆尘左侧肋骨,那是他给庆尘做肋骨矫正的地方,所以知道击打那里会导致庆尘短暂休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庆尘硬挨了这一拳并未昏厥,他没有解释什么,万一这是神代的另一种试探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后方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有人大喊着:“高桥长官闪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与庆氏情报人员在地上扭打着,他忽然间一脚踹出,将那名庆氏情报人员给踹得在地板上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躲到旁边,并高喊着:“我已经缴了他的枪械,活捉审问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舰船上的基因战士听到枪声后,已经反应过来,两人快速掩护射击,来到庆尘身边进行保护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则进行着火力压制,将那名庆氏情报人员给逼退到舰桥旁的茶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庆氏情报人员玩命的想要冲出去杀庆尘,但还没冲出茶水室,便被C级的舰长一脚踹了回去,半天都站不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站在茶水室门口,冷声问道:“你是谁的人?为什么要杀高桥东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浮空飞艇上突然有人要刺杀‘庆尘’,这算是执行任务过程中的事故了,大家不明白,眼瞅着他们已经进入神代领空,为何会突然遇到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茶水室里的庆氏情报人员冷笑道:“你们不会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这名庆氏情报人员再次挣扎着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又被舰长一脚踹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冷声道:“我来告诉你,抵达基地之后会发生什么,上面会派人来对你进行政治审查,然后你将要面对的,将会是人世间最悲惨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基因战士冷笑:“北方的蛆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便一头朝着茶水室的墙壁撞去,而舰长则眼疾手快的将他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拖着那名庆氏情报人员回到驾驶室,并面带歉意的对庆尘说道:“抱歉,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舰长将手里的庆氏情报人员丢在地上,看向下属:“现在就审问他,在回到A02基地之前掏出点东西来,不然我们的政治审查都会很难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回去,整个高天原号甲级浮空飞艇上的舰员,都会面临一次严酷的政治审查,上面一定会对舰员进行甄别,看是否还有间谍存在,或者有没有人被间谍策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舰长必须想办法把自己撇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名基因战士取来钳子,将那名庆氏情报人员的指甲一枚枚拔下来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庆氏情报人员执拗着,谩骂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又让人将他的牙齿都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庆氏情报人员很快便满嘴都是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高天原号已经锁定了航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一定会抵达A02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高桥东树的身份也维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有些事情他一定要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深吸了一口气,对舰长说道:“现在我安全抵达A02基地才是重中之重,我要求你们所有人上缴枪械,保存在我这里。先说明一下,我也不是不信任各位,而是我现在的身份太关键了,为了避免各位当中还有庆氏间谍存在,我必须做出这样的决定。不上缴枪械的,就是庆氏间谍!”

        舰船内,所有基因战士都看向舰长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沉思几秒之后,认为庆尘的提议非常合理,于是便缓缓点头:“抵达A02基地之前,枪械都交给高桥东树保管,不交的就是庆氏间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即便基因战士们不情愿,也都上前卸了枪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庆尘将目光投向舰长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皱起眉头:“舰长,你想杀我?这件事情,我会如实的告诉政治审查人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舰长赶忙说道:“没有,高桥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将腰间配枪也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将枪械都拢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此时,驾驶室里的全息影像亮了起来,神代云直面色严肃的说道:“已确认夺舍庆尘失败,立刻将他控制住,抵达A02基地以前,所有人小心警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天原号浮空飞艇里的舰员、舰长们,看看神代云直,又看看庆尘身边的那一堆枪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你妈!

        你特么怎么不早说?!

        这特么枪都交完了,你跟我们说这个?!

        唯独那位被捆缚住的庆氏情报人员,怔怔的看着庆尘,却发现庆尘正笑着对他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代云直看着驾驶室内皱起眉头:“你们怎么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庆尘抬手便扣动扳机,击碎了驾驶室内的中控台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反应迅速,他下意识将手伸进兜里,去拿那枚微型炸弹的控制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发现,自己已经按下了起爆键,那两枚微型炸弹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怒吼:“他就一个人,手枪子弹又不是无限的,都给我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舰船内剩余20人全都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面无表情的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庆氏情报人员歪倒在地上,怔怔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庆尘左右手中,两支枪械的枪膛撞击着机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黄澄澄的弹壳从枪膛中退出,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叮铃铃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神代的基因战士一个个眉心中枪,前仆后继的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庆氏的情报人员发誓,自己从未见过如此霸道的枪法,每次枪声轰鸣都要终结一条生命,这仿佛是一种命运里的设定,枪声回荡在驾驶室里犹如丧钟般宏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振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!”庆氏情报人员含混着警示,说话时,嘴里的鲜血喷洒在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舰长提起一名基因战士的尸体挡在面前,朝庆尘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庆尘身受重伤,只要被他这名C级近身,那么一切就仍旧在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一枪接一枪的扣动着扳机,想要打穿舰长提举着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的身体状态,就算舰长只有C级,他也依然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庆尘打穿尸体,舰长已经以尸体为盾牌撞击在他身上,将庆尘硬生生撞的飞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瞬,庆尘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伤口又都同时崩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没注意到,他撞击庆尘的时候,庆尘一脚踢到脚下的一支手枪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冰冷的手枪旋转着滑向庆氏情报人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庆氏情报人员愣了一下,下一刻他奋力撑起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抬手,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舰长的脖颈被愤怒的子弹打穿了,鲜血溅了庆尘一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舰船内安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庆氏情报人员无力的重新躺在地板上,他看着庆尘挣扎着站起身来,然后在自己旁边蹲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平静说道:“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氏情报人员说道:“密谍司鹞隼,张文齐……抱歉长官,我不能说出我归属密谍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解开对方身上的束缚衣:“现在还有没有办法,控制浮空飞艇离开航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文齐坐起身来摇摇头:“庆尘长官,航线已经锁定,除非坠机,不然没法改变航线。A02基地这么做,本身就是担心有人劫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叹息一声,费了这么大的劲,结果还是要抵达那个未知的A02秘密军事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不想放弃,他问道:“浮空飞艇里有降落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有十副,但我们前往中原执行渗透任务的时候用掉了,”张文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又问:“能不能想办法让浮空飞艇坠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坠机的话,接近地面时庆尘可以用这里的东西制造一副简单的降落伞,用枪械打碎驾驶室的玻璃后爬到外面,等快要落地时稍微缓冲一下,说不定死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文齐说道:“没办法了,A02基地一定已经将动力仓锁死了,那是三十多厘米后的合金液压门,打不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拔掉一根头发,尝试着以骑士真气割裂动力仓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割出一道极细的痕迹,但他只是稍微计算了一下时间便意识到,以他切割动力仓门的速度,根本来不及在抵达A02基地前制造坠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回到驾驶室,在张文齐旁边抱膝坐下,平静道:“是我连累你了,没有我,你也不用遭受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文齐挣扎着起身,坐在庆尘旁边摇头:“长官,这是我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庆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为了庆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值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文齐愣了一下:“抱歉长官,我没想过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疑惑道:“那你为什么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文齐想了想说道:“前辈们都是这么做的,一代一代都是如此。功成不必在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哪的人?”庆尘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13岁以前在10号城市,后来就跟随我的长官来到了北方,改名换姓。我已经10年没回去过了,”张文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内心叹息,乱世之中,13岁的孩子就已经开始面对这残酷的世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官,能拜托您一件事情吗?”张文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庆尘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如果活着回去,能帮我给妈妈买束花吗,”张文齐说着,用自己吐出的血在地面写下地址,然后又用手擦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浮空飞艇上有黑匣子,会每分每秒记录下浮空飞艇内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我恐怕也没法活着回去,但如果回去的话,我会帮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长官,”张文齐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没有其他事情想办?”庆尘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文齐思索了很久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遗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文齐又思索了很久,笑着说道:“可能是活的日子太短了吧,所以还没来得及攒下什么遗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又在地上写:需要我给您说说A02基地的情况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平静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赵杰就是从A02基地出来的,所以庆尘也知道那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岐组织的训练营在北方的苦寒之地,它西边是茫茫的、一望无际的大草原,更北方则是一条宽阔的河流,据说常年冰冻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代财团不仅会将优秀的情报人员送去,也会将一些秘密抓捕的囚犯押送过去,搬运山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不是要利用囚犯做苦力,要那些山石也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代只是让囚犯们周而复始的将山石搬运到西边,又搬回到东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这种永无尽头的生活与劳作,摧残犯人的身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囚犯有一半接受过反侦察、反刑讯训练,他们提着一股气不说出自己的秘密,然后便一直被关押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半则是神代掌控的那三座城市里,一些普通囚犯。

        联邦监狱内是公正无私的,不可冒犯的,所以各个财团抓捕到一些囚犯后,会不通过司法程序直接关押到秘密监狱去,这也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到训练营的毕业季,神代财团会给这些囚犯分发基础武器,然后将他们赶去山林中,然后由八岐组织的新晋毕业生去猎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代财团告知囚犯,只要活着逃脱,就可以得到自由,杀掉一名八岐组织成员,也可以得到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通过高桥东树的记忆,庆尘清楚知道每位囚犯身上,都有和他现在体内一样的微型炸弹与定位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岐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囚犯活着离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猎杀这些囚犯,也只是为了刺激八岐新成员内心的兽性,让他们以后不会因为杀人而感到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训练营一共有三个,在神代内部则被称作A01、A02、A03秘密军事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要去的,就是A02。

        驾驶室内陷入沉默,庆尘与张文齐都知道,这艘空荡荡的浮空飞艇桎梏着他们的命运,很快就将抵达A02基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航线已经锁定,舰载火力也无法启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文齐坐在地上,沉默了许久后说道:“长官,我知道如果抵达A02基地的话会面对什么……抱歉,我想当逃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丢人,”庆尘看着驾驶室前方的窗户,平静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官保重,”张文齐笑着拿起手枪,对准自己下颌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张文齐不熟,所以也不是很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严格意义讲,庆尘并不是庆氏人,他没有那种荣誉感与归属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他是‘公测玩家’还是‘内测玩家’,从内心里,庆尘的认同感始终是属于表世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刻,内心还是有了一些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某一瞬间,庆尘从穿越以来,终于让自己人生有了一些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想办法活下去,然后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5点钟。

        A02基地里,带着冰冷镣铐的囚犯们正在周而复始的搬运山石,他们突然听见密集的脚步声,然后便看见,基地内的数百名士兵全副武装的来到基地中央空地上集结。

        摆好了防御阵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一艘长达四十多米的高天号甲级浮空飞艇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囚犯们有些不解,是什么让神代的士兵们如此兴师动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麻木的看着,难道是有人入侵?

        浮空飞艇缓缓降落下来,液压舱门嗤的一声向上抬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一名少年坦然的从舰船内缓缓走出,旁若无人的站在出口边缘,笑意盈盈的看向外面的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面色苍白而虚弱,身上血迹斑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脸上的那抹笑容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等候已久的士兵迅速汹涌向前,将庆尘从浮空飞艇上拉扯下来,按在冰冷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又从舰船内抬出一具一具八岐组织的士兵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囚犯们哗然,他们回忆着刚刚少年站在出口微笑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见过太多囚犯被押解过来的过程,但从未见过有囚犯以如此震撼的姿态来到A02秘密军事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杀了一整艘高天原号上的神代士兵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囚犯喃喃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在问身边的同伴,也好像在问这凛冽的寒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5号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银杏庄园高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栋最冷清的房间里,暗影之门撑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影子这次到来后,并未直接开口质问什么,反而沉默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老者背对着他笑道:“怎么,你打算学那些学生,在我这里静坐绝食?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影子平静说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的人应该见过庆尘了,追杀神代云合的人也是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不置可否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影子继续说道: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庆尘应该已经抵达A02秘密军事基地了。您在A02基地安插的有人吧,不然怎么会真把他送过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依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就为了让他有快速掌握权力的资格、声望?您能不能跟我开诚布公谈一次,不然我可能要把这个世界掀翻了,”影子语调渐渐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平静道:“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,当初那位告诉我要送他去表世界,我答应了,但是那位并没有告诉我送过去多久。他从未记事起就到了表世界,一晃十多年过去了,你觉得他会把自己当做庆氏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慢慢教导他,”影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慢了,我等不了,你也等不了,”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您就要用这种极端手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让他亲眼看看庆氏人是什么样,他怎么会明白呢庆氏到底是什么呢,”老者慢悠悠的说道:“就得让他看一看啊,他才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如果您给他的,他不要呢,如果他要离开庆氏另起炉灶呢?”影子说道:“他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笑了:“我把密谍司给他,未来还可以把军队也给他,又跟李叔同做交易,让他成为骑士下一代领袖,他要不要现在这个庆氏有什么关系呢。他在哪里,哪里就是庆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影子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轻声说道:“世界已经腐朽,有人看不下去了,所以千年未变的格局要被打破。小准,庆氏不是你,也不是我,更不是那些鼠目寸光的庆氏各派系。庆氏是人命堆出来的,是先辈们用大智慧铸就的,不属于你,也不属于我。现在的庆氏,就像是螃蟹身上臃肿的壳,你不脱掉这层壳是活不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影子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人都说庆氏凶狠,庆氏的影子凶狠,庆氏的家主更凶狠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就连影子都没想到,这位庆氏家主竟然凶狠到,要亲手舍弃偌大的基业,完成一次重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死了呢?这是庆氏仅剩的血脉继承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摇摇头:“你还是不明白,如果你能再活二十年,那么完成这件事情的人可以是你。但你没那么多时间了,所以我选了他。如果他也死了,那就把庆氏交给命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九千三百字,抱歉这么晚更新,大家晚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