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3、杀!

加入书签
  庆尘的身体、精神,一并濒临毁灭。

  不是他撑不住,而是他撑了太久太久。

  白银城外这片土地已经没有完好的地方了,到处都是弹坑。他将何老板背到背上,18年人生已经进入弥留之际。

  但奇怪的是,当自己开始人生走马灯的时候,那位师父就坐在自己梦开始的地方,说……你死不了。庆尘在战场里缓缓睁开眼睛,周遭是一片蓝色的光芒,而自己身边竟多了个人……郑远东。

  郑老板手中握着那枚黑色真视之眼,整个人锐利的宛如一柄出鞘的刀。

  原来,何老板在这次穿越之前,就已经把黑色真视之眼交给了郑老板,并让郑老板转交给庆尘。

  却见他们头顶不断有冰墙凝结,这位郑老板伫立在原地不动如山,竟将一切袭来的炮火全部挡住了。

  这时,郑老板转头看向庆尘背上的何今秋。

  却不知为何,庆尘从未见过如此复杂又悲切的眼神,只是看了一秒,却仿佛过了一万年。

  在那一万年里,物是人非,沧海桑田,高山变平原,飞鸟无踪迹。

  这时。

  “老板!”有人激动喊道:“你这限定皮肤看起来有点惨啊!”庆尘低头看去,却见 Zard 从泥土里探出个脑袋来。

  Zard 看着庆尘浑身插满了弹片,腹部还有汩汩血液淌出,虽然有点惨,但他竟然还觉得有点酷………

  庆尘勉强的笑了笑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  Zard 说道:“我们挨個试了几百次密钥之门,好不容易才把门开在白银城里,结果你们都已经打出来了。”郑远东凝声说道:“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,对方的炮火恐怕要全都往这边轰来了。”

  前一刻,白银城集团军中,老五站在指挥车里冷冷的看着全息沙盘,那里已经被硝烟覆盖,根本看不清庆尘到底有没有死亡。

  但是没关系,一个基数的弹药之后,庆尘必死无疑。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老五瞳孔骤然收缩。

  他看到那炮火覆盖区域边缘,忽然有一层冰墙快速凝结,在硝烟之中结成了一个冰蓝色的罩子。

  轰隆一声,那本该打在庆尘身上的榴弹炮,竟轰击在冰墙上爆裂开来,那刚刚结成的冰墙也被炸出一个大洞。

  可是,那冰墙内竟然还有一堵冰墙。

  而且,在这两堵冰墙之上,又有一层新的冰墙重新凝结,仿佛无穷无尽,不可断绝。

  很快,外部的冰墙重新凝结,竟是眨眼就将破洞处修补完好。

  没人知道这冰墙是怎么出现的,又为何坚硬到足以抵挡炮火。

  当巨大的、一层层的冰墙出现时,所有白银城集团军都惊住了。

  在他们看来,这片阵地里应该已经没有活人了才对,大家机械式的用炮火犁地,不过是为了给老五泄愤而已。可是,这战场里真的还有活人!

  但老五知道, Joker 一定就在那里!

  他高声道:“所有火炮部队听令,调整炮口,对那个冰墙轰击。”

  阵地上,炮兵迅速调整着参数,却见炮口在电机轨道上快速扭转,全部对准目标。

  一瞬间,炮弹轰鸣着飞了出去,人类战争史上,还很少有上百门自行火炮同时轰击同一个方位的情况,这种带着仇恨的不计代价的攻击,是最凶狠的。

  上百枚炮弹落在冰墙上,那一层层冰墙顷刻被瓦解了,全部粉碎成齑粉。硝烟里,那乍眼的冰墙伫立在战场里就像是靶子一样,吸引了所有火力。

  就在第十二枚炮弹坠落之后,合计三层冰墙全部消散。

  但这还没完,紧接着又是上百枚炮弹如同补刀似的一同落下。

  老五没再说话,他默默的等着硝烟散去,他想要看看那硕大的弹坑里,有没有 Joker 的骸骨。

  或许也看不见什么了吧,如此猛烈的炮火攻击下,对方应该碎成粉末了才对。硝烟在一阵风中散去,老五看着卫星传到来的全息沙盘却忽然愣住了。

  那焦黑的弹坑宛如被陨石撞击了似的………可是在那个焦黑的弹坑之下,竟然露出了一条两人多宽的地道来!老五愣住了,什么情况,这弹坑下面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条地道?

  是谁挖的地道,又是什么时候挖的地道?!

  “不好, Joker 没有死,有人救了他!”老五愤怒道:“快,把所有无人机都派出去侦查,去那片树林里,他一定就在那里!给我搜!一旦看见他,立刻汇报坐标!”

  三个师的陆军部队瞬间动了起来,朝着广袤的森林开赴过去。

  无人机嗡鸣着出现,如成群的马蜂一般向森林席卷。

  战场上,当士兵人数过万的时候便能连绵出望不到尽头的人海,而这三个师足有三万人,当他们分成三股向树林包抄过去时,铺天盖地如海啸一般。

  此时此刻, Zard 贼头贼脑的钻出地面,他看了看周遭的树林:“安全!”

  话音刚落,庆尘、郑远东也一起从地道钻出地面,而大羽、庆忌、李彤雲、黑蜘蛛,早就等在这里了。李彤雲问道:“庆尘哥哥你怎么样?”

  庆尘没有回答,而是转头看向郑远东:“郑老板,何老板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说完,他就晕了过去,庆忌扶住他倒下的身体:“给地上铺点树叶。”

  待到大家铺好之后,他才将庆尘缓缓放在地上。

  庆忌默默的看着庆尘身上的弹片,甚至很难想象对方刚刚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  他打开暗影之门,却见陈灼藥、胡靖一等人抬了三个门板出来,每一个门板背后,都是通往禁忌之森的密钥之门!这时,巨人先知和二当家先一步从密钥之门里钻出来。

 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位伟大预言里的朋友,却没想到第一次见面,对方竟惨到这种程度。二当家好奇问道:“大当家这是怎么了?”

  大羽黑着脸:“这到底是谁教的?好好的一支正规军,突然被一个称呼给弄成土匪了,像话吗? Zard ,是你教的吗Zard 愣了下:“你怎么猜到的,你是我肚子里的……”大羽面无表情的打断道:“我是你脑后的反骨。”

  Zard :“.….…”

  这时,郑远东为巨人二当家解释道:“他们先前经历了一场大战,斩杀了白银公爵。如今,他为了带回何今秋的尸体,遭受了白银城集团军的炮击。”

  巨人先知点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下一秒,负责去侦查的家长会成员跑了回来:“白银城集团军已经进入树林了!”

  郑远东默默的看着何今秋的尸体,又看向庆尘身上的弹痕:“他们用一座空中要塞、数百艘浮空飞艇、几万名士兵来围攻两个人。打到现在,何今秋死了,庆尘身上连一块完整的皮肤都找不到………可他们人多,我们一样也有很多。”

  起码比敌人想象的多。

  Zard 蹲下来,在庆尘身边指指点点的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大羽皱眉问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Zard 忽然低沉的说道:“我在数他身上有多少弹片,可弹片太多了,我数着数着就会数乱……我们去杀人吧。”大羽见他难得正经起来,甚至还有些诧异,但他沉默了几秒之后回答:“好,全杀了。”

  一群人抬着密钥之门往外面走去,那三扇移动的密钥之门里,不断有人走了出来。

  一个个魁梧且巨大的身影从里面钻出来,然后跟上了队伍。

  庆忌已经取来了药膏与手术工具,他一边用镊子将庆尘体内的弹片夹出,一边不停的用酒精为庆尘清理伤口。

  黑蜘蛛在一旁问道:“我来帮忙吧?这些我也很熟练。”

  庆忌抬头看了她一眼:“我还不信任你,这个时候,谁也不允许靠近庆尘三米之内,退后!”

  庆忌这一脉是武痴,小时候他也问过自己的父亲,为什么要如此努力的修行,修行的意义又是什么?就仅仅是变强吗?

  父亲的回答让他很意外:我们修行,仅仅是为了保护庆缜先祖的血脉,谁拥有血脉,我们就保护谁,因为他将是庆氏真正的根基。

  以前庆忌不理解,可后来他跟着老爷子,渐渐理解了。如今,他要保护新的家主了。

  庆忌一个伤口一个伤口的处理过去,却见他从庆尘体内夹出的弹片,大大小小的丢在一边,足有上百片。如果不是 A 级超凡者自身恢复能力强大,庆尘现在早就死了。

  庆忌用庆氏自己特制的黑色药膏涂抹在庆尘伤口上,他忽然问道:“多少片弹片?”黑蜘蛛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161片。”

  这时,黑蜘蛛蹲下来检查何今秋的尸体,却发现对方经历了那么多轮火炮齐射,身上却完完整整的没有丝毫伤口。

  黑蜘蛛有些不相信,可她再次找遍何今秋的全身,却依然没发现一枚弹片。

  庆尘将何老板保护的太好了。

  “老板为什么要保护一具尸体?”黑蜘蛛问道:“我听说过他的很多事情,知道他是一个……好人。但是,何今秋既然已经死亡了,用自己的命去保护一具尸体,是否有意义?他如今位高权重,正是人生最辉煌的时候….”

  庆忌一边缝合着庆尘腹部的伤口,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没有意义,如果是我,我一定会拿何今秋的尸体当盾牌,然后冲出那个战场。而不是这么愚蠢的保护一具尸体。”

  黑蜘蛛愣了下,她没想到庆忌会这么说。

  然而庆忌话锋一转:“但这就是他与我的不同之处,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追随他,却没人追随我的原因。那是一种精气神,是撑着他在黑暗里走下去的唯一动力。”

  黑蜘蛛默默的看着,只觉得有些匪夷所思。

  可换位思考起来,她先前跟随的风暴公爵可以随意折辱、丢弃她,而庆尘却连战友的一具尸体都要保护。天壤之别。

  这时,庆忌忽然说道:“对了,我纠正一下,现在不是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。他的辉煌,才刚刚开始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白银城集团军分成三股钻入树林。

  他们人数太多了,以至于他们脚下踩过的草丛、灌木,在他们经过之后都露出光秃秃的泥土。

  而且,后方的机械化部队里,甚至有专门的清道夫,却见巨大的机械工程车辆驶来,竟能如推土机一般,直接将一排排的大树锯断,以便后方的装甲车、主战坦克经过。

  原本的森林,竟被开辟出一条条坦途。

  这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

  此时此刻,老五面色阴沉的坐在指挥车里。

  他其实真的没有想到,自己从外面抓回来的何今秋竟然揺身一变,变成了足以给他们带来灾难的天上剑仙。

  他也没有想到,一天之前还在勾心斗角的兄弟们,如今竟然死的只剩下自己和老十!

  他更没有想到,如今何今秋都已经死了,自己不计代价的用炮火轰击庆尘,却还是没有杀死对方!怎么可能!

  老五看向全息沙盘,一架无人机伴随着部队前进,并实时将前线的一切都传输回来。

  通讯频道里,有一位军官忽然说道:“长官,地上发现了新鲜的脚印,地上青苔刚刚被踩烂掉,您说的没错,对方是往这里逃了。”

  老五短暂的松了ロ气:“继续追,我们北方空军基地里的战斗机已经启航,他们跑不掉的。”

  然而就在此时,老五忽然看见队伍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。一个年轻人独自从黑暗里走了出来,大喊:“杀!”

  土兵们看着面前这个头上顶着小树苗的年轻人有些惊愕,随后,他们密密麻麻的士兵看着对方孤零零一个人,竟失声大笑起来:“这人在干嘛?”

  然而下一刻,树林里忽然渐渐传来震耳欲聋的脚步声,沉重又密集。

  那脚步,就像是用猛犸巨象的腿骨做成了鼓槌,用远古巨龙腹部的皮做成了鼓面,然后由魁梧的巨人重重击打下去咚的一声,听到脚步声的人连心脏都要跟着颤抖!

  刹那间,无数魁梧的身影迈着足以跨越山海的步伐冲出黑暗:“杀!”

  ……

  早上还有第三章,大家睡醒了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