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5、战斗尾声

加入书签
  从未有人设想过,一根小小的建筑工地钢筋,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。

  但就是这么一根钢筋,刚刚被人轻松一掷就击穿了一艘浮空飞艇。

  钢筋太普通了,以至于根本配不上一位半神的身份。

  按照常理来想,半神手里的标枪起码也得是合金铸造吧,上面甚至要镶嵌点宝石,就算你不喜欢这么浮夸的东西,也可以让人研究一下空气动力学,然后专门为你铸造几根结构精巧的钨棒,作为你的动能武器。

  但是李叔同压根就没有这么做,他摒弃了一切花里胡哨的东西,就仅仅是一根钢筋,却用出了神明权杖号动能武器的感觉。

  朴实无华,枯燥且乏味。

  可偏偏正是这样,这位半神才让人感到恐惧。

  因为你会忽然发现,他不管手里拿着什么,都是最大的威胁。

  或者说,他只要活着,就是对敌人最大的威胁。

  这位骑士半神的出场,没有剑仙那么绚烂,甚至还有点土…

  但他只要出现,战斗就该结束了。

  却见一根根钢筋笔直的飞上天空,击穿了一艘又一艘浮空飞艇。飞艇在晨曦的阳光里爆作一团火花,格外的好看。

  最关键的是,浮空飞艇上面其实都有导弹拦截系统,如果有地对空导弹过来,它们会以热源锁定的模式来进行精准拦截。

  但……钢筋没有热源。

  其实罗斯福王国也有其他拦截技术,但大家主要也没想到会出现钢筋这样的地对空武器。此时唯一能限制李叔同实力的………好像只有钢筋的数量。

  就在这个过程里,李叔同背后的三十多根钢筋渐渐用完,但浮空飞艇还有四十多艘。

  二王子在指挥室里怒吼:“轰他!他的钢筋已经用完了,快给我轰他!”可是李叔同的速度太快,以至于浮空飞艇导弹都不可能打到。

  导弹确实比李叔同的速度更快一线,可问题是它还要跨越上千米的距离。

  等它抵达的时候,李叔同早就跑出几百米远了。

  这时,一位作战参谋松了口气说道:“他的钢筋用完了!”

  可是话音刚落,却见李叔同弯腰在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……

  他伸手颠了颠重量,然后身体骤然拉伸起来,腰身奋力一拧,那块被骑士云气灌注的石头便如炮弹一般跨越上千米,发出嗡的响声,将一艘浮空飞艇的涡轮给打爆了……

  作战参谋都看傻了,这位半神明明随手捡块石头,就能打爆浮空飞艇,竟然还专门带了一捆钢筋以示尊重?!

  打击地面部,浮空飞艇可以携带更多的弹药,并凭借微型核反应炉拥有更持久的续航,更适合长期作战。

  但想要击杀这种半神,要么就是超音速的战斗机来,又或者直接开空中要塞来。

  想要靠浮空飞艇的速度,恐怕是不行了。

  浮空飞艇里,二王子怒吼道:“快快快,拉升高度!拉到3000米!不,4000米!不,8000米!此时的二王子已经怕了,哪怕4000米高度都不能给他丝毫安全感。

  但这会儿哪还来得及?

  却见一块块石头飞上天空,然后击穿一个个涡轮。

  下一刻,二王子所在的浮空飞艇被击穿,他抓狂的看向作战参谋:“黑水城和凤凰城的舰队在哪里,怎么还没有到作战参谋迟疑了一下说道:“他们失联了!”二王子愣住了。

  黑水城和凤凰城的舰队不见了?

  他很快意识到不对劲了,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建功立业、挽回父爱的机会,而是一早就给他准备好的陷阱。

  那個负责锁定他的戏命师一定看见了这一幕,但是对方并未将这一切说出来,而是坐视他死亡!

  二王子一瞬间想明白了许多事情,这一战里,或许罗斯福王室才是最大赢家。

  庆尘知道白银公爵手里有毒酒杯,因为老三的记忆里有。

  在老三的记忆里,这个毒酒杯的下落,只有白银公爵一个人知道,连老三都不知道,因为白银公爵要防着有人叛变。

  所以,在庆尘看来杀掉白银公爵是必须的,只要杀了白银公爵,罗斯福王室的那些老祖宗们就只能长眠于地下了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罗斯福王室会提前告知白银公爵死讯,然后又在命运片段里留了无数的空白让白银公爵猜想。以至于,最后让白银公爵惊疑未定的找到老十,做了复仇的后手。

  最后,戏命师除掉了白银公爵,除掉了剑仙何今秋,杀掉了与风暴公爵竞争位的二王子,拿到了毒酒杯。他们拿到了帝国远征的资本,稳固了风暴公爵的位,除掉了内乱的根源。

  如今,他们的计划只剩下最后一环了。

  纵观全局,戏命师在这场战争里的操作犹如神来一笔,他们好像什么都没有做,却又好像做了许多事情。

  这种能力,被戏命师们称之为‘上帝视角’,就像何今秋的‘午时’,大羽的‘无相’, Zard 的‘天葬’,庆尘的‘神切’,上帝视角就是戏命师最强悍的能力之一,另一个能力则是‘克敌先机’。

  这就是戏命师之所以,能够掌控整个王国上千年的原因。回顾整个人类历史,从未有过哪个王朝可以屹立前年不倒,罗斯福王国是第一个。

  当然,这或许也是他们短命的原因………世界是公平的。

  庆尘和何今秋没有戏命师的上帝视角,所以他们也不知道,自己所作所为会被戏命师利用。

  敌人不会按你的写好的剧本来,命运也有它自己的想法。

  庆尘他们能做的,就是尽力而为,做他们该做的事情。

  这次他们可以杀白银公爵,下一次杀黒水公爵,再下一次杀风暴公爵,直到他们将罗斯福的公爵、国王全部杀完。鬼有鬼道,神有神道。

  此时,李叔同抬头看着一大半浮空飞艇被击穿涡轮后,挣扎着又飞行了一段时间,然后坠落。

  还有一小则是终于拉升了高度,向远方逃离。

  然而还没等它们彻底离开战场,却见远方天空中忽然飘来一头白色苍龙和一个两米多高的白色人影。

  白色苍龙是式神白容裔,高大的白衣女人则是披头散发的百百目鬼。

  如今的百百目鬼双臂上已经尽是眼珠,足有七十对,这还没算上庆尘来西大陆收集的。

  刹那间,白容裔飞掠向浮空飞艇,以身体将浮空飞艇卷上天空,待到飞艇失去平衡后重重朝地面甩落。百百目鬼则拦住了浮空飞艇的去路,张开双臂。

  “十方世界。”

  只是一弹指的功夫,苍穹之上的世界像是被无形的刀刃切割开来,七八艘浮空飞艇顿时被切割割的七零八落,切面光滑整齐。

  这还只是 A 级的百百目鬼。

  李叔同看着这一幕有些感慨,自己这徒弟别的不说,朋友那是相当的多。

  他往那边艇的坠落地点走去,想要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禁忌物。

  没有禁忌物也行, A 级、 B 级超凡者总该有的吧,带回去种个几十年,总能种出来禁忌物的。

  这就是李叔同现在的策略了,有禁忌物的话就抢,没有禁忌物………那就制造禁忌物。

  反正他还能活很久,庆尘也还能活很久,有生之年,总归可以把子孙债还上。

  另一边陆地战场。

  白银城陆军部队已然出现溃败迹象,巨人们甚至冲出了森林,然后他们遭遇了白银城最精锐的第一野战师,这是白银公爵的嫡系部队。

  第一师是白银城的精锐,这支野战师的士兵甚至全部配备了半包围式的外骨骼装甲,就像在人体之外又穿戴了一根根骨架。

  士兵们穿戴上之后,手臂外侧、腿部外侧、胸口外部、背部都被轻量化的装甲覆盖。

  它可以利用机械传动的方式,让一名普通士兵也拥有 E 级基因战士的速度和力量,能让 E 级基因战士组成的特种部队发挥出全员级水准。

  这种全机械化式的野战兵种,甚至能一天时间跨越山野、奔袭500公里,走机械化部队走不了的路、去机械化部队去不了的地方,更加的灵活,凶悍程度也毫不逊色。

  而且,外骨骼装甲上自带枪械与两枚40口径榴弹炮,火力极其凶猛。

  仅仅刚一个照面,就立刻有上百名巨人在榴弹炮下重伤,还有一些巨人运气不好,直接被榴弹炮击中头颅死亡。

  巨人前进的脚步第一次停滞了,这是力量与科技之间的较量。

  有巨人吼道:“杠!”

  (家人们,打不过了,撤吧?!见好就收!)

  巨人们彪悍,却没有组织纪律和战斗信仰这种东西,打得过就虐,遇到人类科技后打不过就跑。不是巨人们怂,而是他们跟人类干仗干了几百年,知道什么情况下能打过,什么情况下确实打不过。

  那些有心灵感应天赋的指挥官传达讯息:家人们,王的教官教过我们怎么做,照做!下一刻。

  为了抵挡人类的热武器,巨人之中那些最凶悍的战士,在准提法加成的力量下,一个个举起装甲车作为防爆盾牌。

  却见巨人们在‘防爆盾牌’后面微微弯腰,结成一支长长的突进队伍,所有巨人都用左手搭着前面巨人的肩膀,如同特种部队一般快速突进。

  如果从正面看去,第一师士兵就只能看见一块巨大的防爆盾牌在向自己靠近。

  任凭他们开枪、发射榴弹炮,打在防爆盾牌上就跟玩一样,根本没作用!

  第一师精锐顿时就惊了,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壮硕、庞大、凶狠的特种部队……

  关键是他们跟巨人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虽然巨人力量和速度恐怖,但杀伤能力确实不如现代科技。

  而且巨人在战场上也没什么战术,就是硬打硬冲,打不过就跑。

  所以大家也没那么怕,打退巨人第一波,巨人后面就没那么猛了。

  但现在不一样了。

  会战术的巨人你怕不怕?特么的以前也没见过这种巨人啊!

  这一次,巨人们没有像以前一样遇到榴弹炮就跑,而是继续快速突进。

  那些习惯了以往战斗模式的精锐,竟然一时间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!

  好在精锐就是精锐,他们很快调整思路向后稍微后退,准备从两翼包抄,直接截断巨人的长龙队形。然而他们才刚刚拉开一点距离,后面的大树标枪就又过来了。

  不仅如此,还没等他们包抄过去呢,竟然先被包抄了!

  却见侧翼突然冲出来二十多个三头六臂的降魔金刚、身飘红绸带的飞天神女、穿着练功服的李叔同,还有一个抠着鼻屎的庆尘。

  这二十多个 A 级太凶残了。

  别人战斗的时候,起码还会权衡利弊,起码还会看到危险往后退一退。

  他们就不一样了,哪里最危险往哪里去,死了也就死了。

  一场战争是旷日持久的,有时候打个一整天都很正常。

  这场战斗也很漫长,彼此之间相互拉锯,而那二十多个 A 级高手,每小时就会出现一次,杀掉一批还有一批,无穷无尽。

  这才是最令人绝望的事情。

  不仅如此,另一边还有一个躲在地底的 Zard ,那小树苗就像白鲨背鳍一样在地上游弋,时不时就拉一个军官到地底,再也不见踪影。

  大家明明在陆地上,却搞出了漂在禁断之海的紧张感。

  终于在第四个小时,第一师精锐也开始渐渐溃败,他们开始想要逃离战场。

  然而,宪兵队开始在后方枪杀逃兵,他们凶狠的逼着士兵们回去与巨人战斗。

  罗斯福王国这些年入侵禁忌之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宪兵们一直都是坐镇后方督军的角色,这个他们很熟。士兵们陷入两难,前有宪兵,后有巨人。

  宪兵们在通讯频道里怒吼着:“知道当逃兵是什么下场吗?你们的孩子、老婆、父母,都会成为奴隶!怕什么,我们还有主战坦克!”

  士兵们绝望了,他们转身去找巨人决斗,就算自己活不成了,也不能连累父母老婆孩子!此时,一辆辆核动力驱动的主战坦克抵达战场,土兵们重新跟在坦克旁往回冲去,

  但郑远东的出现,压倒了他们最后的希望,却见一块陨石裹挟着巨大的火焰从天而降,轰隆一声,整个主战坦克的阵地都被砸的火光四溅。

  这下,连宪兵队都怕了,开始带头逃跑。

  看见这一幕,人群之后的大羽冷声道:“追杀,巨人们冲锋。战争就是要尽可能的杀死敌人有生力量,不然他们被罗斯福王国重新整合起来,又会成为威胁!一个不留,全杀了!”

  这场战斗,从穿越开始到现在,足足持续10个小时,终于进入尾声。

  树林里,庆尘缓缓睁开眼睛,他想要起身,却被庆忌按住:“躺着,你现在必须休息,身体是修行者的根本。拼命与热血固然是好事,但也要讲究方法。”

  庆尘无奈的躺下,他摸了摸自己的肋骨:“接好了吗………等等,我不是只断了三根肋骨吗,现在怎么是五根?”庆忌斜睨了他一眼:“你先前肋骨就有断过,但你当时肯定就没注意休养和固定,而是任由它长歪。别觉得没事,

  胸腹是人类的根基,断掉、长歪的肋骨,会影响你发力。所以,我把没长好的肋骨又打断了,让它重新长。”

  庆尘:“……打得很好,下次不要再打了。”

  这时,他转头看向何今秋的尸体,对方就静静的躺在那里,仿佛世界的喧嚣都与他无关似的。

  终于可以带何老板回家了。

  晚上12点还有一章